“自然的世界原是铜的世界,而诗的想象为人类铸造了一个金的世界。”

 

2014.12.26 铁蛋他不知道他果然不知道

QAQQQ

阿猎栖于木星之洞:

红色见面会上有回答“铁蛋到底只知道天哥其实没死”,听说编剧是默认不知道。听到的那刻简直想鼓掌(喂)


有人说因为是“挂念”而不是“怀念”说明他知道天哥没死,但未必是这样,“不知道天哥没死”不代表“觉得天哥死了”。现在算是证实了猜测。其实和之前脑补的也差不多。


当时觉得他会觉得天哥没有死,如果有人聊起徐先生,感叹一句这么厉害的人竟然死了或问起他。一切现有证据都指向徐天可能没有死,但是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证据说他还活着。这比一个确切的生或者死的结果更折磨人,他将不断自我怀疑,然后迅速否决,然后有天忽然这个疑问又冒了出来。也许别人能心安地接受他的解释,或者咬紧一个答案——因为他们不会愿意花这个力气,也没有必要去花这个力气,来追逐某个真相——但他不能。整整一年,时时记挂,把人认错,百感交集地笑一笑。


忘了是什么时候觉得,天哥断小指是有象征意义的。尽管他身怀绝技,被情势卷进这场历史里,惹了一身腥,终究不可能“全身而退”;他付出了代价,铁林也是。特别喜欢末尾一年后,弹幕里有句“铁林不可能是完整的”,最后那几天的精神紧绷,连番恶战,“完整”不单单指的是胳膊,个人觉得包括心灵:之前他给人的感觉很单纯,像是并没有遭遇过特别大的失去或者分离的人(丧母应该是很小时候发生的事,根据“没有女人给我洗过头”这句来看,应该去世于懂事之前,当时的丧失与之后如果拥有过而丧失的感受,还是不一样的),但是几乎无法接受的真相,被背叛,接连“失去”两个知交,和不确定中的煎熬。当时和白鹭觉得,他坚守的那些核心还在,但表面却不再光滑平整,恐怕有些坑坑洼洼了。有痕迹也不是坏事。当然了,这也是我们俩个人对角色的理解。




看剧很受触动的地方之一是,骑着自行车来到同福里,小翠三句话概括大意,虽然答应柳爷要想想有个人在家中等他在先,还是义无反顾地丢下自行车就冲了进去。


背后是晃动不已的木箱,被颠得都翻白眼了,听到天哥问你怎么来了,还是呵嘿一笑,来都来了,说这些有什么用。


他是笑着的。他是笑着的。不问结果,只在这一刻与你并肩作战。


我能为你做些什么?我什么都可以做。




他有光,有甜,有很多很美好的东西;如今也终于有了苦。(删除)而我就爱这种苦乐都有的丰富口感(删除)我个人一直觉得他若回想起来,丢掉这条胳膊也是高兴的,无法当巡捕也没什么,这人生中火一样燃烧瞬间的光辉灿烂也值得。这是最明亮的年华,有他无比敬仰的人在身边,他曾得悉心指点,他曾得苦口劝诫,他曾被支持也曾被好好地保护过。即使有些东西他当时还不明白,他对那个人的信任也未曾动摇。如果那天站在门前有人告诉他前路艰险九死一生,他也依然会去的。那个人在里面,他得帮他。




夜太深了就用一首歌的歌词做结尾吧,前几天听见觉得有部分歌词意外地合适【特别是最后四行】,可惜原歌曲曲子速度慢了点。阿兰的《心战》:


——“会心一笑不必讲 对看一切都雪亮 
赤手空拳心机里攻防 铁臂铜墙也敢碰撞 
今生不枉这一趟 烈火烧出凤凰 
心里交战 这一仗 心的战场 
一场之战 一起上 痛快一场 谁怕夜长 
狂啸当歌 相知 最难忘 


 
这一刻在何方?这一杯我先干 
为你受过伤 是我的勋章 
多少的悲欢 都尽付笑谈 
今夜这月光 先喝光”




PS: 编剧说铁林的不知情是为了续集。然而我个人其实是担心的。我觉得铁林的故事部分差不多已经说完了……他有了安定的生活,目前。如果第二部继续,可能就是知情了但表过不提不参与主线。倘若继续参与进来,免不了要损伤目前的生活继续虐的。有点担心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失去什么。总之还是看编剧怎么安排吧,以及“战场”会在哪。


另外,恩,这么说实在是非常个人,先免责声明一下……我有点担心天哥会有新基友。白鹭也这么觉得,联想到《恐怖宠物店》,警察不相信伯爵死了,而伯爵第二部有了新基友……啊不管不管了,都是个人猜测,趁着第二部尚未尘埃落定,多写点脑洞和文比较实在(喂!

评论
热度(40)
  1. 红萼并刀阿猎栖于木星之洞 转载了此文字
    QAQQ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