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然的世界原是铜的世界,而诗的想象为人类铸造了一个金的世界。”

 

Nightmare

我琢磨了一下,那场噩梦带给我的恐惧不仅限于事件的残酷、画面的令人作呕,更可怕的是它太有序了,没有一丝梦境该有的颠三倒四和混乱,所以在醒来之后我努力保持神智清醒,害怕镜像世界倒置成真实,成为主世界,而挣扎的我和清醒的一瞬才是what if,是永远非主线的存在。更有甚者,尽管我抑制住任何去回想细节的念头,但它在我的潜意识中已经是被点亮的地图。任何一个深夜,我无法掌握控制权的潜意识都可能将我重新拖回深渊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