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然的世界原是铜的世界,而诗的想象为人类铸造了一个金的世界。”

 

【试遣愚衷】读《唐宋名家词选》随记3

20171215
怎麼讀一句「風里絲簧聲韻咽」就要掉眼淚。
「夜深風竹敲秋韻,萬葉千聲皆是恨。故欹單枕夢中尋,夢又不成燈又燼。」
超喜歡永叔的這首《臨江仙》:
「柳外輕雷池上雨,雨聲滴碎荷聲。小樓西角斷虹明。闌干倚處,待得月華生。」
還有《浣溪沙(其二)》「溶溶春水浸春雲」、「當路遊絲縈醉客」語。
他「天資剛勁,志氣自若」。對韓愈是「必欲並轡絕馳而追與之並」。「超然獨鶩,眾莫能及。」獨其文乎哉?獨其文乎哉?

20171221
柳詞有一些澄鮮詞句,只是懶得一一去摘取了。
看到安石相公還是怦然心動。
「梢梢新月偃,午醉醒來晚。」《菩薩蠻》
「茅屋數間窈窕。塵不到,時時自有春風掃。」《漁家傲》
别館寒砧,孤城畫角,一派秋聲入寥廓。東歸燕從海上去,南來雁向沙頭落。楚臺風,庾樓月,宛如昨。
無奈被些名利縛!無奈被它情擔閣!可惜風流總閒卻!當初謾留華表語,而今誤我秦樓約。夢闌時,酒醒後,思量著。(千秋歲引)
看「安石議論高奇,能以辨博濟其說,果於自用,慨然有矯世變俗之志」真是開心啊。

评论(2)